当前位置:主页 > 63349.com钱多多论坛 >

小说:早就听闻公主艳倾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发布日期:2019-06-28 16:24   来源:未知   阅读:

  可以说洛云瑶无论容貌还是地位都远非月蓉一个小小的东宫良娣可比,但是唯独在刘岑的事上,她的确惨败给了月蓉。不是不如她,是来的太迟。

  转头细细地打量着眼前那清美如出水芙蓉般的女子,洛云瑶缓缓靠近月蓉那得意张狂的脸,幽幽吐气,“你为了嫁祸本宫,不惜屡屡借机挑衅,激怒本宫对你动手,好让本宫被世人耻笑。你这如意算盘,打地不错啊?”

  闻言,原本月蓉得意而怨毒的表情一瞬僵硬,惊愕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面容,竟然她都知道?!

  看着月蓉失态的模样,洛云瑶微微一笑,伸出葱指,绕过月蓉肩上的一缕青丝,在她耳边慵懒吐气:“如果没猜错的话,很快这里就要有一些看戏的人,及时出现了,对吗?”

  纤细的手掌狠狠一紧,扯地月蓉嗤地一声,螓首猛地往前一偏,头皮翻红,“本宫从小生长在皇宫大内,这些阴损的招数,本宫比你见得多了!要不是看在太子哥哥的面上,你这种敢在本宫面前作跳梁小丑的人,还能活到今日?”

  洛云瑶声音阴寒如冰,眼中氤氲着惊人的杀意,右手却亲切地搭在月蓉的右肩上,远远看来,任谁都觉得是两个关系要好的闺中密友在说悄悄话。

  “云瑶蓉儿,你们在做什么?”果然,太子的声音突兀地在两女身前不远处响起,带着隐约的薄怒和冷淡。

  “呵~原本以为你这个公主蠢得像猪呢,没想到你还没笨到那地步。但是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得了了吗?呵呵~你妄想!”月蓉怨毒声音带着刺骨的冷笑,在云瑶耳边低低响起。

  随后右手猛地一带起洛云瑶横在她左肩的右手,狠狠往后一仰,看起来就和洛云瑶猛地推开她一般,咚地一声闷响,仰头撞倒在身后的金漆蟠龙柱上,顿时头破血流,艳红黏稠的血花瞬间染红了柱子,蜿蜒着顺着上面的龙纹,滑落滚地,惨烈地触目惊心。

  连洛云瑶都吃了一惊,看着那血流如注的模样,脸色阴沉。这个月蓉,竟然对自己都能狠到这步田地,倒是小看她了。

  “殿下,救我。”月蓉像一朵苍白惨淡的花儿,看着太子无力而娇弱地轻哼了声,软软地跌坐在地。

  “蓉儿!”太子一声暴喝,一个箭步冲上前,打横抱起已经昏迷过去的月蓉,顿时周边侍候的宫人终于反应过来,急忙回身去殿内宣召随行女医,闹地沸沸扬扬。

  无数殿内饮酒作乐的王公大臣都惊忙询问,在得知又是金城公主的手笔的时候,不少原本还殷勤着表现的公子哥儿,都暗自乍舌,偷眼看着殿外那抹绯艳倾城的身影,频频叹气。这么这般美貌,偏偏生在了这么一个泼辣成性,不懂礼义廉耻的悍妇身上,真是苍天不公。

  一时之间,原本各个热切贪婪偷觑着洛云瑶的世家公子,眼里都不约而同被震惊鄙夷所替代。只有寥寥几个官位较低,想往上爬想疯了的几个官吏,还不断地跟着自家的公子使着眼色。

  太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抱起月蓉经过洛云瑶的时候,面色阴沉如鬼,转头对着洛云瑶一字一顿道:“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洛云瑶无视周围或明或暗投射而来的鄙夷和惊骇,看着自家哥哥阴沉的模样,眼神犀利而磊落,“她自己撞上去的,与我无关!”

  太子深深地看着这个自己疼了十多年的皇妹,眼中渐渐浮现的失望,压过了阴沉的厉芒,“这,就是你给我的解释。洛云瑶,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洛云瑶一怔,似乎有些不安太子哥哥这样的神情,这十多年来,第一次太子哥哥会这样看着她。冷漠地让她从心底里冒出寒气。

  “太子哥哥,其实……”洛云瑶刚想开口解释,只见那抹熟悉的明黄色身影已经转身抱着昏迷的月蓉离开了,没有再看她一眼。

  一直直到洛云瑶重新被请回了殿内,她对面的那个位置也一直空着,太子哥哥还是没有回来。他果然,是对自己失望了。这么多年来,一直疼爱纵容着洛云瑶的太子哥哥,终于还是,对她失望了么。

  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她不但失去了刘岑,连太子哥哥,也快要失去了。呵呵~仰头饮尽杯中琥珀色的美酒,任由身旁那些暗含锋芒的打量,洛云瑶以手撑着头,一股心酸和疲惫,铺天盖地地对着她席卷而来。

  直到,一个嚣张油腻的声音,突兀地从这变得沉寂的大殿之中高声响起,“早就听闻大燕的金城公主艳倾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

  在一瞬间变得诡异的气氛中,洛云瑶皱眉,抬头,只见一华服美冠的年轻男子,正大剌剌地站在大殿中央,油光粉面的脸上,一对老鼠眼毫不避讳地望着自己,里面的贪婪几乎要将自己生吞活剥。

  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露出这么直白的猥琐表情,洛云瑶强忍着胃里的翻腾,皱眉打量着此人的衣冠佩饰,越打量,眉头越发紧蹙。

  那油头粉面的年轻男子恋恋不舍地收回放在洛云瑶身上的目光,抬眼看着那至高王座上,脸色阴沉的景帝,不咸不淡地笑着行了个单肩礼。

  丝毫不介意景帝的冷淡,孟瑄得意一笑,朗朗开口:“此次前来,是本王冒昧。但是自两月前我国使臣自燕王宫带回公主殿下的画像,本王一见之下惊为天人。特闻公主殿下曾得天下至宝神女泪,并在及笄时许愿,若有光辉异彩堪配神女泪者,其持有者可为大燕驸马。本王不才,愿以本国重宝七彩琉璃珠为注,以试神珠之辉!”

  此话一出,满殿皆惊!没想到一个小女子在及笄礼上随口许下的誓言,竟然真地会有人如此当真?!这人还是陈国三皇子?

  众所周知,燕陈两国作为当今世上最强大的两大帝国,争霸之战以逾百年,世仇极深。尤其是景帝即位以来,在两国格局上采取强硬态度,两国关系更是势同水火。

  要不是因为前两年燕国南方大旱,粮草不足,军心不稳导致战事失利,陈国也因旷日持久的战争而元气大伤,双方才于今年六月,默契地停战求和。甚至,陈国还占了一点上风。

  但是不管怎么说,依燕陈两国的关系,景帝下嫁公主和亲的几率几乎为零。这陈国三皇子,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

  无数朝臣贵族默默地瞟了那面无表情的洛云瑶一眼,心中不屑道:“这么凶悍成性的泼妇,这陈国三皇子要是真娶回去了,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孟瑄见到景帝只是黑着张脸不说话,也渐渐收敛了笑意,冷声讥讽道:“陛下怎生如此推搪,莫不是神珠之说,只是陛下和金城公主愚弄天下的把戏不成?”

  讥讽的眼神环视了大殿一圈,最后落到了王座之上那个男人身上,在这突然安静之中,静静等着那个人的回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